学术期刊差异化定价——大学当冤大头?

西方的学术期刊实行差异化定价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出版商会根据订阅机构的不同分别制定价格。比如对于图书馆等机构,西方的学术期刊出版商会根据其拥有的读者数量以及群体制定不同的价格,如美国芝加哥大学出版社的老牌杂志《The American Naturalist》(美国博物学家)2013年针对机构订户的十几种定价中,综合性大学的纸版加上在线版的定价为1196美元,社区大学为628美元,博物馆最低则为598美元[1]。

期刊的真实订阅价格并不像其他商品那样是明码标价的,它是通过图书馆和出版商的讨价还价来最终决定的,而且价钱确定之后都是要签保密协议的。因此各所学校的图书馆之间并不知道对方的价钱,所以也就无从比较了。值得庆幸的是,还是有人在关注这个事情。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的Theodore C. Bergstrom [2] 在最近几年开展了一项研究,他跟其他同事使用《信息自由法》要求审查公立大学与商业和非营利期刊出版者之间的协议。他们向55所大学的图书馆和12所图书馆联盟提交申请,最终获得了360份图书馆与出版商之间的保密协议的合同副本。对合同副本的研究发现,各期刊出版者与科研机构之间的批量期刊访问协议也表现出了定价上的差异,这无法仅仅用机构的特点加以解释。在2014年5月份发表的一篇名为” Evaluating big deal journal bundles”的文章中,Theodore比较了大型研究型大学、能授予博士学位的小型大学以及主要授予硕士学位的机构的批量访问期刊的成本,这是以这些期刊的每一个论文引用的成本衡量的。与非营利出版者相比,商业出版商对大型研究型大学的收费是3到10倍,对能授予博士学位的小型机构的收费是2到4倍。然而对于能授予硕士学位的机构,某些商业出版商的收费少于非营利出版者,而另外一些出版者的收费则不超过非营利出版者的2倍。这些结果说明很难用学校招生或博士产量来完全解释定价差异,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某些机构比其他大学在议价方面的水平要高很多 [3,4]。

这篇文章的发表揭开了一部分隐藏在出版商与图书馆之间的秘密,很快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对于大学的图书馆是非常受欢迎的。知己知彼,才能在以后的议价中占据一定的主动。同时他们的文章详细的披露了商业出版商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迫使图书馆签订保密协议也会让出版商在将来的谈判中显得有点被动。得悉了这些结果之后,一些顶级研究型大学觉得自己花了冤枉钱。尤其是对于大牌的营利出版商Elsevier,Springer, Wiley和Taylor & Francis等,大学图书馆从他们那里订阅的学术期刊性价比更是要低不少。剑桥的的数学家Timothy Gowers更是呼吁研究人员抵制Elsevier,他认为大学连续多年接受学术期刊的涨价幅度高于通胀的原因就是因为保密条款,各大学图书馆应联合起来抵制这种不公平的待遇。


 

[1] http://www.gmw.cn/xueshu/2013-08/08/content_8547305.htm

[2] http://www.econ.ucsb.edu/~tedb/#JOURNALS

[3] http://www.econ.ucsb.edu/~tedb/Journals/PNAS-2014-Bergstrom-1403006111.pdf

[4] http://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14/jun/16/universities-get-poor-value-academic-journal-publishing-firms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