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评审数据能提高科研诚信吗?

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的生活、交流和工作各方面都渗透着科技的影响,其中就包括共享协作和透明诚信。我们相互监督、共享资源、共同创新。在科学界,历来都是以科学家个人或团队为基础单位对各种问题进行深入探讨。简单地说,研究完成之后才会写成论文提交给期刊,经过同行评审后,论文便是既定的研究成果了。除非后来其他同行在复制该过程中遇到很大的问题,那可能会引起撤稿等举动。否则这一研究就结束了。这一传统与我们现在其他领域的变革相比,是不是明显有很多弊端?

其实,生命科学研究正处于可复制危机的阵痛之中,70%的研究人员尝试并未能复制出另一位科学家的实验结果。心理学和癌症生物学分析表明,只有40%和10%的论文是可复制的,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研究人员选择性地发表数据(论文中的部分)、实验设计不佳或原始数据混乱。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之一,是对出版物背后的数据进行同行评审,从而使数据和结论更加合乎逻辑。也可以说是,共享原始数据。学术期刊以及一些学者都在这方面做努力,但只有少数期刊实际执行政策来实现这些目标。有的则是评审数据集,但不共享这些数据集。此外,同行评审本身并没有系统的有效性评估。


 

最近,Science政策论坛上的一篇文章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文中表示,各种学术期刊正在推动发表与论文相关联的数据以提高科研文章的透明性、可重复性和诚信。然而,很少期刊做出承诺并评估这一举措的实施效果。而且尽管绝大多数期刊认为同行评审是确保科研文章诚信的一种方法,但是很少有数据来评估这一措施的有效性。作者认为,这是一个需要出版商来进行领导和投资以解决的问题,出版商可以通过激励机制来管理他们的声誉,并以创新来评估期刊。

Nature的一篇通信文章则表示,研究者们应该尽一切努力来改善这个有百年历史的体系。他们认为共享同行评审过程中各方面信息的期刊可以提高出版的透明性和问责性,同时保护作者、审稿人、编辑和研究人员的利益。欧盟资助的大型欧洲科学技术合作行动项目(PEERE),他们的研究人员与Elsevier、Springer Nature、Wiley共同制定了分享这些信息的协议(请参阅go.nature.com/2rx5ert)。这些协议已经在数百种期刊中试用,并正在处理诸如匿名、隐私、数据管理等问题。

您对PEERE计划有什么看法?您有兴趣参与PEERE计划吗?请在下面留言!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