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审查或对国际学术自由造成威胁?

在国内进行学术审查(academic censorship)避免文献中出现敏感问题,违反有关规定,这不是个新鲜现象,而近来专注于中国研究的西方学者对日渐崛起的“中国力量”今后可能会影响学术自由表示担忧。有学术界专家认为在最近中西方大学建立的学术合作关系中,主导的跷跷板在逐渐向中国的方向倾斜,而国内学术审查制度的影响开始波及西方学术界。

今年11月知名的学术期刊出版社Springer Nature在中国区的数据库中屏蔽了上千份论文,公司方面澄清这并不是编辑审查的决定,这些在中国区无法阅览的文献在全球其它地区的阅读权限并未受到影响,这样的决定是应政府要求符合国家规定审查这些论文。遭到审查的论文则都是备受争议的政治话题。

无独有偶,在此之前受到冲击的还有的剑桥大学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CUP),今年8月,CUP网站有超过300篇发表于《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的学术论文被限制访问。《中国期刊》是学术界致力于中国研究(China Study)的知名期刊。CUP此举倍受诟病,曾驻中国的澳大利亚特约记者、曾任内阁顾问的John Garnaut说“这是一次惊人的投降”。 但也有学者同情CUP的艰难处境,而且CUP的妥协保证了其它方面数以万计的论文仍旧可以为中国学术界所用。

伦敦政经大学国际关系部教授William Callahan认为中国将西方高等教育引入中国,吸引像诺丁汉大学、纽约大学这样的学校到中国来投入人力物力建校,然后再逐渐在思想意识上加紧对它们的管控。还有报告称相关部门要求由外国出资在中国办学的学府设置党办,并赋予他们决定权。Callahan教授说以前我们担心中国国内的学术自由得不到保障,现在这种担忧则变成了中国如何将学术审查“出口”到国外,审查国际学术界的研究是否有违规之处。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主任Steve Tsang也对此深表忧虑,他说至今为止中国顶尖院校愿意与西方学府合作因为能看到这样做的益处,但如果中国院校自认为比合作伙伴更优秀,是不是会提出这些强制的学术审查要求,不远的将来会不会连中西院校的合作都需要经过特别批准?

然而也不乏学者认为中国的控制力也有西方学术界不具备的优点,比如在改进生态环境问题上可能有更迅速的进展。宁波诺丁汉大学的院长也表示2004年设立党办是并不完全是相关部门的影响,而是校方认为这样可以加强和当地政府沟通,并且他认为避免讨论一些较为敏感的尴尬课题是个实际务实的决定。与党办顺利合作,可以避免将学校暴露于风险中,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保证教学的价值。

不管怎样,正如伦敦大学高等教育中心主任Simon Marginson先生所说,在当下与将来,学术界将会密切关注政府是否会在学术审查这个方面加强直接的管控。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X

已达到阅读文章上限。免费订阅,获取更多

已达到阅读文章上限。免费订阅,获取更多
关于科研写作和学术出版的文章与学术资源,包括:

  • 820 +文章
  • 15+ 免费在线讲座
  • 10+ 专家播客
  • 10+ 电子书
  • 10+ 检查清单
  • 50+ 信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