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跟学生抢署名权,学生还能怎么办?

署名权简直就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毕竟这个是关乎科研成果怎么分配的大事,一旦文章发表出来,白纸黑字,相关人员的贡献值也就是定下来了。所以围绕着科研成果这个蛋糕,也闹出了不少是非出来。

最常见的就是导师跟学生互相抱怨。有的导师说硕士生刚接触课题,什么也不会,都是导师给想法;不给想法,就什么也不干,等后来做出点结果就开始要着要那的。学生也有抱怨的,说导师只给了个大方向,实际工作啥都没沾,为了自己评职称就把通讯作者和一作都占了。同事之间也有抱怨的,说平时不是帮你出点主意,做点事情让你可以安心做事的嘛,怎么出了结果一点都不沾边呢,年终奖算不算是一回事,署个第好几作者也算是给个面子嘛。不然领导还觉得是咱闹意见,不团结呢。

不过还好,中国人都比较含蓄,顾面子。所以有了这些问题,都是以和谐的原则来处理的。比如导师跟学生吧,如果导师非要拉下面子跟学生要一作的话,学生也是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的,顶多就是心里头嘀咕嘀咕,以后做事不那么积极一些,毕竟自己毕业的大事还是导师说了算的。但是除了接受,还有没有别的选择呢?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协商的。虽然协商一般是用在平等的双方上的,但是导师跟学生这种不平等的关系也是可以协商的,只要学生手上有一定的筹码。有个朋友是这么做的,一次拿两篇文章给老板,名字署好了,一人一篇一作(质量高一点的自己一作),然后跟老板说他毕业了想去XX单位,那个单位需要第一作者。虽然他导师有过抢作者署名的过往史,但是还是很厚道地同意了他的想法。个人觉得,人品不好的导师,肯定有;人品不好的学生也有。但是讲道理的人还是多数的。与其互相抱怨,来暴露自己自私的本性。还不如光明正大的协商一把。不管怎么说,导师总是给了一个方向,教了一些技术,即使不值得去感恩,但似乎还不没到要去抱怨的地步。

如果自己真的觉得无法忍受署名权被抢,又没有协商的可能,那么实际上还是可以投诉的。当然这是极端情况才能使用的双刃剑,正常情况下是不能使用的,结果很清楚,一定是两败俱伤的。学校都有一个学术委员会可以用来处理这方面的问题。但是一般而言,因为导师跟学生之间对文章的贡献本来就比较难分清楚,学术委员会也无法直接做出让学生满意的决定,除非学生可以提供确凿的证据来说明导师对文章的贡献确实不大,而一般情况下这种证据是很难存在的。所以结果基本上是投诉被驳回,但是导师的名誉也会因此受损。所以是一个双输的结果。
所以对学生而言,除了接受和协商之外,就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了。能做的事情就是提高自己的能力,不要把目光仅仅放在一两篇文章上面,多出点成果了。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