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兴起:生物医药研发经费的趋势

最近有两篇世界范围内关于生物医药研发投入的论文得到发表,为该领域的研究人员带来好坏各半的消息。对于欧洲和北美的研究人员来说,是个坏消息;但对亚洲的科研人员来说则是个好消息,因为它显示该研究领域的前景很好。

欧美:经费减少

在2007-2012年期间,欧洲在生物医药研发方面的投资基本持平,而美国和加拿大则以每年约2%的速度递减。美国是目前世界上此项研究的最大玩家,它的经费投入大约占全部投入的一半,现在投资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兴趣的降低,而另一部分原因则是美国国会的政治斗争所导致的规划和提供研究资金的行动出现停滞。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经费每年约减少0.8%,但是政府的份额反而是上升的,下降的是私营部门在这方面的支出。在全球范围内,生物医药产业的经费基本上还是持平,只是支出越来越多是出现在美国以外的地区,比如在亚洲,那里劳动力便宜,药物开发的法规更少。

亚洲:经费增加

纵观亚洲和大洋洲,包括澳大利亚,生物医药方面的经费是在上升的。其中,日本是占据主导地位的国家,从2007年至2012年期间,相关研究的经费每年增加约6%,水平与澳大利亚和印度相当,超过了韩国。但迄今为止最大的经费增长却是在中国,虽然起步资金相对较少,但每年增加的经费却高达33%。如果中国继续按这种速度增加其预算,那么将在九年内将超过美国,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生物医药研发国家。当然这样的推断不一定正确,中国很难一直保持33%的增长速度,从2012年的60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的1090亿美元。但是我相信经费的增长可能会减慢但不会停下来,因为在上世纪80年代,我还是一名研究生的时候,遇到了一些中国来的访问学者,他们的才干和工作热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位美国教授佩服地说:“中国人来了。”在生物医药方面领域,他们也确实如此。

给研究人员的启示

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东方将是前沿研究越来越多的地方,合作机会也会越来越多,请多关注。这一过程当然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根据当地的政治和世界经济形势,总会有一些跌宕起伏,走走停停的。但美国只拥有世界人口的5%,是不可能一直保持提供生物医学研究50%经费的。世界其他地区从科研质量,到筹资水平都正在迎头赶上,这是个好消息。

专家对于生物医药研发经费的观点

1美国以外的其他地区研究经费的增长中只是为了寻求更好的资金使用效率。当你可以只需要应对很少的官僚主义或者可以用更低的成本进行更大规模的研究时,为什么要花钱对监管唯命是从或支付更高的劳动力成本呢?这样是可以让那些管理财务的人和股东高兴,但代价是什么呢?是将“只要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合理化,科研一旦是通过走捷径来降低成本,那么所收集到的数据的可靠性就有可能存在问题。我们能不能在药品上市得到正式通过前,保持科研诚信来质疑这些数据呢?

我们似乎更偏爱于将研发作为短期降低成本的方式。同时,相比大型的基础或者理论研究,我们会更倾向于资助短期的应用研究项目,研究经费这一全球性的转变有很有可能会这样持续下去。

 

博士,管理学

                                                                        30多年运筹学与学术写作经验,美国

2生物医药研发在亚洲蓬勃发展肯定是有益的,但这并不能弥补北美投入下滑的带来的影响。北美,尤其是美国,早就已经证明了它有能力成为全球生物医学研究最大的贡献者。作为一个美国学者,我看到的是政府在这项研究上资助只有微乎其微的增长,这是在羞辱这个国家,特别是美国国会。正如文章中所指出的,这是政治斗争的产物。它不仅仅影响了那些有问题的领域,还包括了科学和文化研究甚至产业的很多方面。

我认为没有理由哀叹亚洲的兴起 ,但我也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应该忽视这种研究的减少在北美的影响。在我眼里,所有的研究都是不错的,应该说越多越好。经费的减少,肯定会剧烈影响年轻科学家,以及他们保持其潜在开创性工作的能力。而更大的担心是那些有才华的年轻科学家可能会因为无法找到经费支持,而集体离开这个领域。生物医药研发经费和潜在人才的减少,对世界健康和进步的影响肯定是消极的。对美国人来说,更应该在这个问题上缠着国家代表。

博士,美国史

5年以上运筹学与学术写作的经验,美国

罗切斯特3大学医学中心和美国医学会杂志都发表了关于美国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节节败退的文章,这可能暗示着在美国未来的生活质量。

目前,美国是新药品、医疗设备和临床操作的领导者,如果不能寻找到新的药物来对抗不断增长的抗生素耐药病毒,那么在这场战争中我们很可能会输掉。这种失败很可能意味着美国各地医院一些濒死的患者没有任何治疗方案。此外,我们将很难对付下一次的病毒爆发,比如我们所看到的埃博拉病毒。

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挑战和重点。例如,日本的优先研究方向是开发新的药物来帮助大量老年人口预防、治疗和逆转阿尔茨海默氏症,而不是新的抗生素。因此,从其他国家采购来的新药物、医疗设备和临床医疗程序可能与广大的美国公民没什么关系。这对我们在美国的生活质量可能是有直接影响的。

硕士,信息技术

11年以上英—日翻译经验,日本

4目前日本和中国的生物医学研究成果显示出一种上升趋势,并掌握了越来越多的主动权。这在“生物医药研发经费趋势”一文中已作出过暗示。美国作为一个经济体,其弹性和强大的医药和科技是其立足的根本,这仍然远远没有被东方国家威胁到。因此,尽管亚洲生物医学在蓬勃发展,但美国仍将保护其在这一行业的主导地位。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批判一些新开发的药物,是因为其缺乏疗效或是相比十年前的老药没有明显优势。这篇博客可能不是一个适合指名道姓的地方,但美国的制药公司进行了积极的营销和舆论干预这不是什么秘密,并且从经济角度来看,这也不是不合理的。

尽管亚洲的商业模式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符合西方的规则,但医疗卫生干预措施的舆论却很少受那些亚洲古老传统药品的影响。在许多情况下,这些植物提取物和天然药剂的活性成分,可重复性和浓度依赖性扩散是缺乏严格的西方检验的。因此,许多研究专注于查明绿茶、醋和姜的成分,并把它们作为纯提取物或传统制剂,观察其在体内对健康和疾病临床表征的影响,就毫不奇怪了。这些亚洲生物医学研究的显著特征,可能会最终导致对西方制药兴趣的巨大下降。

博士, 癌症

12年以上科学和医学写作经验,非盟

总结:

谈到全球生物医药研发的投入,美国仍然是迄今为止最大的玩家,大约占有一半的经费总额。但美国只拥有世界人口的5%,是不可能一直保持提供生物医学研究50%经费的。世界其他地区从科研质量,到筹资水平都正在迎头赶上。这是个好消息,这个游戏已经变得越来越平衡 ,东方国家已经开始了越来越多的前沿研究。对公众而言,好的研究当然是越多越好。

更有意思的事是看近期下跌的联邦基金,以及后续转向应用研究的投入,是不是会进一步削弱基础研究的投入,不知道这是不是把减少研发预算作为短期的成本削减目标的原因?

<继续订阅我们的专家观点>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