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科学界面临的问题

Expert View

最近一项调查访问了270位科学家,旨在发现科学界现存的问题。受访科学家们都被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可以改变现在科学界的一件问题,那会是什么?为什么?”虽然受访者在各自领域中的位置和资历都不同,其中有研究生、资深教授、实验室负责人以及菲尔茨奖获得者,但是他们在一件事上达成了共识,即他们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正受到来自外部机构和势力的消极因素的影响,从而产生了“坏”科学。

基本的科学研究流程如下:首先是提出问题,然后设置问题的测试集,再得出问题的答案。这个过程需要不断重复,以确保结果并完善过程。然而这270位科学家却认为,他们现在做的是被迫选择优先自我保护,而不是追求最好的问题和揭示有意义的真理。

科学家们指出,现在对他们的成功的评价,不是取决于研究的质量,而是由申请到的经费、发表文章的数量以及如何吸引社会公众的注意来决定的。北达科他大学的研究生凯瑟琳·布拉德肖说:“选择研究课题时,在一些我知道的肯定有统计学意义的课题和另一些真正重要的课题之间,很难做出抉择。”

科学家们往往能从失败的研究中学到更多东西。但是现在,失败的研究可能就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结束。科学家们正被迫发表越来越多的研究以求与时俱进,已经已经跌入了“发布或灭亡”的恶性陷阱。加州大学默塞德分校认知科学系教授保罗·斯马尔蒂诺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最成功的人将是那些能够最好地利用现在这个科研体系的人。”

现在,让我们来简要地看看科学家们选出的前七位的原因。首先,在学术界钱是很大的问题。第二,由于不良激励产生了很多设计不当的研究。第三,结果的可重复性至关重要但很少做得到。第四,同行评议制度不完善,容易被滥用。第五,太多科学问题因为没有经费而不能进行研究。第六,科学的沟通障碍。最后,年轻学者的生活压力非常大。

让我们来听听一些业内专家的意见。

orchid-7“今日低薪博士及博士后研究员间的竞争前所未有地激烈,而关于早期癌症的研究出版也从来没这么大量过。”

癌症博士 (12年以上科学及医学学术写作经验, 澳洲)

在短期研究合同中,科研人员的回报总是基于发表文章的数量和影响因子。由于这些项目是短期的,科研人员的研究课题被局限于研究结果可快速发表的课题。这种状况带来的后果是拥有稳定岗位的学者与无稳定岗位的科研人员之间的科研结果有差异。这种差异值得探讨,因为目前薪资较低的博士和博士后岗位供不应求,竞争空前激烈,所以刚刚起步的研究者须发表大量文章。

在2016年一篇名为《不良科学的自然选择》的文章中,Samldino和Mcelreath阐述了目前基金奖励研究者生涯里程碑而非科学成就将带来的结果,并认为存在针对不良研究方法和保守假设的“选择压力”。这种缺乏想象力的工作比比皆是。例如,药学家经常运用标准化的毒性和药效检测方法比较上百种潜在药剂,然后写出十多篇文章,其中只有待测化合物的区别。然而,在竞争性发表中,资金充裕的科研资助项目难以为结果可预见的课题提供帮助,使得科学家们绞尽脑汁取得来自妥善管理的基金的“不正当激励”。但是,在资金匮乏或管理不当的研究基金中,一些人会想方设法沉溺于高端的假设验证方法,甚至沉溺于价格低、技术好、肯奉献的劳动力环境中,在这种环境中平庸的保守科学研究受到鼓励,随之而来的是学术生涯前途的黯淡。

尽管科学的公开投资额远比人文艺术类来的高,仍要身为科学家才能享有这种特权,但许多科学家仍像街头艺人般,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无法有更高的收入。

orchid-4“科学上沟通不良的问题应是容易解决的。”

生物学博士 (12年以上科学及编辑经验, 英国)

据称,环境法律师古斯塔夫·斯佩思曾说过:“我曾经以为,最大的环境问题是生物多样性的丧失,生态系统的崩溃和气候变化。凭借科学30年的良好发展,我们是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的。但是我错了。环境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自私、贪婪和冷漠…… ”。在我看来,这句话很好地总结了科学的主要问题。事实上这些问题可以归结为是钱造成的。大学越来越像做生意,搞基础学科赚不了钱(当然面向应用的项目是赚钱的,但是大学不应该这么做)。尽快发表背后的压力也来自于钱,有些文章甚至不惜以损害研究的可重复性和完整性为代价。钱缩短了研究合同的长度,科研人员需要不停购买设备来保持领先的科研成果,最终将他们推到了一个持续的、竞争激烈的申请基金比赛中。不过尽快发表也有积极的一面,至少学术沟通不畅的问题是容易解决的。科学家不必什么都懂,也应该要为科学传播者制定一个道德准则:“不要发表自己不能完全理解的研究结果”。

orchid-5“科学已不再只是研究和发现,而越来越与人气相关。”

资讯科技硕士 (11年以上英日语翻译经验, 日本)

如今,科研人员们所面对的最大问题之一是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研究水平并非通过所提出的问题或研究完成的质量评判,而是由他们得到的资金多少,发表的文章数量或引发公众多大兴趣决定。科学与研究及发现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淡薄,却与流行热度的关系越来越密切。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之一是科研人员不仅需要得到研究基金,还需要去维持。基金将对科研人员的研究内容、成果发表及风险产生深远影响。这将造成一种恶性循环,为了得到资助和基金,科学家必须去发表工作,而为了发表工作,他们又必须得到阳性结果。因而,科研人员将选择易于发表的“安全”的研究方向,甚至发表有失偏颇的结果来吸引资助者。

这一问题将直接或间接引发其他问题,包括错误的激励方式导致研究得不到充分设计,尽管结果重复十分重要但缺乏资金支持,同行评审不客观或有错误,得到科研成果耗资巨大,难以向公众普及科研成果,以及年轻科研人员承受巨大压力却回报寥寥等。

尽管无论资深科研人员还是年轻科研人员都在面对这些问题,但并不是说科学界已毫无希望。而是说明当今体系中的缺点亟待改正,来让科研人员全身心投入到有意义的研究课题中。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