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 Science等顶级期刊的坏影响

作为2013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得主之一兰迪•谢克曼(Randy Schekman), 于12月9日在《卫报》专栏中撰文抨击被学者们奉为至宝的三大期刊Cell,Nature和Science(简称CNS)。称这些杂志牵扯了科学以外太多的东西:出版商的利益,研究者荣誉及基金申请等。谢克曼同时也表示他的实验室将不会再向这三大顶级学术期刊投稿。这仿佛捅了马蜂窝,在科学界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有人力挺其观点和立场,但也有人质疑这只是出于自身利益的一场秀。

谢克曼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曾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主编,现在是《eLife》杂志主编。他明确指出了三大期刊存在的问题,包括用“不恰当的激励方式”损害科学研究进程,误导年轻研究人员让他们相信只有在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才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文章中称,这些“浮华”的期刊让许多研究人员偷工减料走捷径、追求时髦领域;误导学术界一味追求发表所谓“博眼球”的科学成果。同时这些期刊人为地限制其接收论文的数量,这种选用“潜规则”就好像设计师设计限量版手袋,以此抬高自身地位。因为顶级刊物的运行者是编辑而不是科学家,所以往往是最浮华的文章得以发表,而并非是最好或最有意义的。

因此,他对这些杂志的实用性表示深深的担忧,并号召科学界一起采取抵制行动。他呼吁更多的人加入到支持“开放获取期刊”的队伍当中,并建议那些提供研究经费的资助方也加入进来。

尽管谢克曼的言论获得了一部分人的支持,但是他却难免被质疑。因为谢克曼现任惠康基金会所设的《eLife》线上杂志主编,该杂志与《自然》、《细胞》和《科学》均有竞争关系。谢克曼成名前曾在这些等级期刊上发表多篇文章,而获奖后却进行”炮轰”,颇有”过河拆桥”的意味。

但谢克曼却说,他决定借自己获得诺贝尔奖的契机,对这三大期刊提出质疑和批判,是希望能对科学界现有的一些问题敲响警钟。因为当他还是一名科学刊物编辑时,曾拒绝一切广告。在选取文章时,只考虑论文质量,从来不考虑文章的篇数和篇幅,更不会去理睬什么影响因子。这样身体力行多年,但人微言轻,一直没人理解。直到他获得了诺贝尔奖,几乎已经站到了自己所在领域的最高点。这时作为一名功成名就的科学家,他有责任站出来大喝一声对这种状况叫停!借助自己的学术影响和声誉,帮助那些青年学者以更合理、公正的方式,获得本应属于他们的工作。最后重申,他所做的,只不过是站在一个老科学家的角度,希望凭一己之力,帮助那些科学界年轻学者,因为他们才是这个制度和体系的受害者。


 

[1] http://www.cqqnb.net/ebook/201403/8265.html

[2] http://www.bio360.net/news/show/9760.html

[3] http://www.biodiscover.com/news/research/106498.html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