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如何面对再现性危机?

科研透明度和结果再现性对于研究者来说十分重要。但近年来,科研圈却有不少学术不端行为出现。比如,心理学家Dana Carney在2016年公开表示,不再相信自己2010年研究成果的可靠性。该项研究由Carney和另一位心理学家Amy Cuddy共同完成,结论指出,强势的姿态可以在心理和生理上帮助人面对高压环境。

然而后来,她的科研透明度遭到质疑,而且其他研究者也无法复制该项研究的结果。事发之后,Dana也公开表示,自己对该项科研和成果再现性已经“丧失信心”。2016年,《自然》对超过1500名研究者发起调查,发现超过70%的研究者无法重现其他人的研究成果,超过一半的人甚至无法重现自己之前的研究结果。心理学为受影响最严重的学科。

如何处理再现性危机?这成为所有研究者急需面对的问题。原因之一,就是研究缺乏透明度。研究者应当坦白自己的失误,并承认错误。比如Carney公开表示,她没有决定撤回研究成果,但却希望她的声明能够帮助科学进一步发展。为避免科研数据的虚假,一些科研工作者还提出了R因子的概念,以提升数据的可靠性。

另外,还有 “丧失信心”项目的出现。该项目鼓励更多心理学方面的科研工作者能像Carney一样站出来,让他们诚实面对失误。并消除人们对这种负面声明的偏见。而研究者也不用担心,这种声明将会长期影响其职业生涯。研究者可以通过在线提交声明表格阐述情况,组织者将会统一编辑成表格,并将以学术期刊形式发表。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