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普林格签署《旧金山研究评价宣言》并推出支持ORCID的新举措

 

影响因子(IF)是衡量期刊质量应用最广的指标。许多学者都认为如果使用得当, IF是一种非常有用的工具,尤其是在投稿时面对众多可选期刊却没有办法做出选择的情况,影响因子就能起到很好的指导作用。但当整个学术界过度依赖影响因子,把它作为学术评价的唯一指标时,问题就出现了。近些年来,影响因子的使用已经逐渐“偏离正轨”,从衡量某个学术期刊的质量,变成衡量单篇论文的质量或研究人员个人的科研能力。全球学术界也都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纷纷要求淡化影响因子,学术机构、期刊等也都在为此做出相应的改变。

在2012年12月举行的美国细胞生物学学会会议上,包括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在内的75家机构和150多位知名科学家支持签署了一份宣言,这份简称DORA的《旧金山科研评估宣言》认为学术界应该停止使用影响因子来评价科学家个人的工作;影响因子这种基于期刊的指标不能用于评估科学家的贡献,以及招聘、晋升和项目资助等的评审,宣言还提出了相关的十八项建议。

近日,BioMed Central和SpringerOpen都签署了《旧金山科研评估宣言》。这意味着相关期刊将“大大降低将影响因子这个单一指标作为宣传工具的侧重程度”。BioMed Central表示他们已经开始采取一些措施,但对300多种期刊一一进行审查是需要时间的,而他们的网站也正在进行调整,因此这个过程将是渐进的。BioMed Central同时也承诺到2017年底,在期刊的介绍中将会减少对影响因子的依赖,并将展示更多的替代指标和数据。

2017年5月10日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还宣布推出两项新举措,以支持ORCID(Open Researcher and Contributor ID;开放研究者与贡献者身份)识别码的使用。ORCID是一个16 个数字组成的编码。研究人员可以将它与自己的研究成果和研究资料相连接,让其成为自己的永久性身份编码。ORCID账号附属的数据就相当于相关科研人员的数字履历。

施普林格采取的第一个举措是实验性的,即要求在Springer Nature旗下46种期刊发表论文的通讯作者都使用ORCID识别码,涉及范围包括Nature Research、Springer和BioMed Central。这一举措将试行六个月,试行结束后会针对科研人员的感受加以评估。

第二项举措是把ORCID识别码添加到会议论文集的文章中,是第一家推出这一措施的出版机构。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功能将扩展到Springer的关联开放数据门户网站上。

出版社和学术期刊的这些举措,表明他们都意识到传统期刊影响因子的局限性,也希望能找到和尝试更加全面的科研评估模式。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否认影响因子的价值相当于推翻整个期刊出版体系的价值,不少科研人员觉得这并不合理。因此影响因子还会继续存在,只不过其影响力将会逐渐降低。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