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生活,从前的好日子

2015年春晚,刘欢、朗朗、吕思清演唱了《中国好歌曲》学员刘胡轶的原创作品《从前慢》。这首歌的歌词来自木心,非常喜欢歌词描写的那种宁静朴实的画面,绵绵的慢节奏一下子激起了对从前慢生活的向往。

 

同样在科研领域,现在的科研人员压力日益增加,看文献、做实验、写文章都在赶时间。那种随便抓一本书就可以在一个地方看一个下午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压力下的快节奏生活过久了,也会产生一个想法,以前的日子做科研更舒服。

 

在以前,科研人员的压力确实要更小一些。那个时候科研人员还是比较小众的职业,人数少而精,彼此之间的竞争相对小很多,虽然信息交流没有现在这么通畅,但是协作的意向是比现在强的。而现在科研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在经济利益的推动下,每个人都需要长时间在压力下工作,期望获得更多的回报。想要喘口气也行,先努力奋斗好几年得到一个稳定的位置再说吧。

 

但是年纪大的老科学家并不觉得以前的科研环境更好。首先是物质条件,比现在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大老板偶尔会忆苦思甜一下,说当年他们经常两班倒给超导磁铁加液氮,液氮又贵,就得通宵赶着做实验。那个时候他的办公室长期放着一张折叠床。现在直接升级成无液氦超导磁体了,事情比以前少多了。以前的探测系统又笨重又不好用,使用之前要花一个星期才能标定好,现在全给集成到一个小机箱了,即插即用。而且现在只要愿意花钱,实验平台上可以建一个很好的监控系统,不需要有人天天守着了,在家里喝着茶就可以做同样的事情了。现在的小伙子们即使通宵,那也通常是玩游戏的。

 

不光是有钱买不到好设备,更别说以前就没有多少经费。看储物间里面堆了不少以前别出心裁的实验装置,很多都是因为资源有限被逼出来的。哪像现在只要有现成的,凑钱就买,就不愿意多费脑袋去倒腾。从另一角度想的话,以前条件差,期望值就低,压力也就小了。大师出的多,也有一部分是因为物质上的条件跟不上,在思想上就会更加活跃一些。

 

而现在的条件是要比过去好很多。如果自己有能力,能有效利用资源,那么应该是可以做出更多更大的成果。即使想要去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过点世外桃源的生活,安安静静做点学问,实现起来不见得比以前苦难。只是向往归向往,要是真的回到了过去悠闲但是却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的日子,度假就算了,要是过个十年八年的,绝大部分人都还是受不了的。

 

附《从前慢》歌词: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