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睿唯安通过期刊引证报告成为学术警察?

2020年6月29日,大家期待已久的科睿唯安期刊引证报告终于公布了。今年的引证报告覆盖了5个大洲,83个国家和地区,囊括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236个专业的12000多本学术期刊,其中四分之三是自然科学期刊,四分之一为社会科学类期刊。351本新刊入围,其中178个为开放获取期刊。这次的的引证报告在参数和分析方法上都有所改进,读者们可以轻易的辨别开放获取期刊对期刊引用率的贡献。

引证报告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排除反常的引用行为,包括过高的自引用和相互引用,科睿唯安每年6月都会发布一年的期刊引证报告,将一些存在过高自引用或过高相互引用的期刊“除名”,除名的方法就是不再公布他们的影响因子。今年的引证报告,共“除名”了33个期刊,占期刊数量的0.27%;另有15个期刊被列入怀疑名单,这之中不乏爱思唯尔等大学术出版商名下的一些期刊。

被除名期刊的反抗

“凭什么?”

越来越多被期刊引证报告镇压除名的期刊发声反抗,认为科睿唯安对其的“判决”并不合理,另有一些期刊认为,科睿唯安作为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没有作为学术法官的资格。也有期刊发言人表示,在出版之前,他们也会采取一系列措施来防止过度的自引用。

一些领域的期刊,由于其领域特殊性,容易产生较高的自引率,例如分类学。"动物分类"(Zootaxa)就是由于自引用过高而被科睿唯安镇压的期刊之一,而发言人称,对于分类学著作而言,自引用是理所当然的,即便是如此高的自引用也是无可厚非的。

面对诸多的反对声,科睿唯安发言人称,对于特殊情况,是由于真正的学术需要而产生的高自引率,他们会与出版商协商解决。他们不会停止继续发布期刊引证报告,但为了越来越准确地识别操控引用行为,他们一定会不断改进判断方法和指标。

被期刊引证报告除名的原因,科睿唯安想要干什么

 那么作为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科睿唯安的这一行为无疑会得罪很多用户。那么科睿唯安为何如此,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随着学术圈不断曝出操控影响因子的学术不端行为,例如提升自引率——通过要求投稿者引用自己期刊的文章而提升影响因子。因而,影响因子作为科研评估手段的权威性开始逐渐受到质疑,也促使越来越多的评估指标涌现。一方面,影响因子地位的动摇必然影响科睿唯安的盈利和在学术界的权威,引证报告建立了一种监督机制,维护了影响因子的权威性和科睿唯安在科研界的地位;另一方面,从科睿唯安的表达角度,他们认为,出版商、科研机构、基金和学者们在过去的40年都依赖科睿唯安的报告,这些报告帮助学者鉴别和评估世界上的领导性的期刊,这些严密筛选的指标和构建的数据不仅可以让学者们更好的了解学术发展的趋势,也可以协助他们的文章投稿。

科睿唯安不是学术警察,但是大量数据和使用者决定了其影响力,一份客观的引证报告和相对合理的评判方法无疑可以成为学术界的一把戒尺。不论引证报告的目的是什么,都将为学术世界带来正面的影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没有